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章 讹诈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白二妞清楚的记得,村里的赤脚大夫给弟弟把脉时就说过,弟弟的时日不多了,也就这几天的功夫了。

    弟弟病了这么多年了,其实大家也早盼着这一日了,不是白二妞心恨,而是有这个一直吃药的弟弟,娘的眼里就只有银子,也不管自己喜不喜欢,只想把自己嫁到城里有钱人家。城里有钱人家就真的看得上自己吗?而且白二妞心里早就有了喜欢的人,也是同村的汉子,只是经过张老太家的事,王家村再也没人敢不要脸,来自家提亲了。就怕让娘再羞辱一翻,到时候真没脸在王家村呆了。白二妞想到自己将来要嫁到城里,也许会是给人做填房,或者给人做小,或者嫁一个老头子。白二妞就觉得心里委屈,连带着对弟弟本来不多的亲情,好像也淡了许多了。

    现在弟弟终于走了,一家子终于少了一个大包袱,也许娘就会不想再把自己嫁到城里去呢?白二妞抱着这一丝希望,平静的面对弟弟的离开。可是现在看到大嫂和娘居然想把一个小乞丐卖到那样的地方去,真是打心底觉得不认可,娘和大嫂凭什么卖人家呢?可是白二妞能说什么,自己的命运都不捏在自己手里,更别提一个娘从个面捡回来的乞丐了。

    白二妞同情的看向那个小乞丐,不知道为何,总觉得她不再是刚刚到自家时,一脸害怕,脑子都不大好使的小乞丐,现的小乞丐,好像突然换了个人似的,只是站在那儿,气势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秋宁用脚指头也知道,这些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,只是没想到这一家子居然这么不要脸,说什么自己欠他们银子。秋宁清楚的记得,自己只吃了三个冷黑面馒头,外加两碗井水,还有自己身上这身又丑又破还脏脏的破衣裳。可是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古代法制并不健全,想同这些人讨论法律人权什么的,根本不适合。而且秋宁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膝盖已经有些发抖,已经快支撑不住身体了,只是自己强撑着一口气,不想倒下罢了。还有胃,已经痛到失去知觉了,秋宁想说,现在给自己一头生猪,自己都能吃光了。

    秋宁知道现在必需马上解决这个问题,银子才是重点,可是现在自己根本没有银子,又打哪儿寻银子来还呢?而且就算现在自己同意还银子,没有银子交出来,这两个恶婆子会放自己离开吗?秋宁努力的让自己清醒,一定要想个法子出来,不能就这么让这两个恶婆子欺负死了,如果卖到那种见不到光的地方,那还不如死了。秋宁努力的挺直自己的背,让自己看起来不是一幅病态,可以任人欺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三个冷的黑面馒头,外加两个井水,一件补满补丁的衣裳。你们还真当我不懂市价,该给多少银子,你们自个心里想清楚。如果狮子大开口,那咱们就见官吧!官老爷最多叛我坐上几个月牢,可是出来之后我们可就两清了,你们可就一文银子也拿不到。”秋宁只能吓吓这一家子,确实,自己坐牢之后这一家子就一分钱也拿不到了。可是自己去牢里会面对什么,就算没有酷刑,也指不定没吃没喝,而且古代的牢房条件恶劣,秋宁其实并不想进去试试。

    白老太让那个站在院子里,站得笔直又气势逼人的小乞丐真是气叉了,可是白老太心里清楚,那三个粗面馒头确实不值什么银子,而且呢?那身旧衣裳,本就是自己都不会穿的了,可有可无的。如果真拿此事进城告官,怕是官老爷反而恼了,要怪自家讹诈银子呢?怎么办呢?重点是,这个小乞丐根本不怕坐牢,而且这种情况到底用不用坐牢,也没人知道。白老太觉得自己还是打听清楚再说,不然胡乱去城里,浪费一日的功夫就算了,还指不定告不成官呢?

    老大媳妇心里也没底了,本来理直气壮的,让这小乞丐这么一说,好像确实人家没拿自家多少东西。想想也是,婆婆那小气的性子,怎么可能给什么好东西这小乞丐呢?这下还真有些难办,这点小事去告官真是不值得,还得让人笑话死了。可是不告好像也挺亏的,只是没想到这小乞丐根本不怕坐牢,也不怕见官。怎么有这样的乞丐呢?对了,这小乞丐可是从城里捡回来的,指不定知道的比自个还多呢?人说城里的乞丐都比乡下的农人知道大事儿,这话还真不假。

    两人这么一僵,白老爹就看不下去了,好好的一个姑娘家,到了自家也没吃一碗饭,没喝一口茶,自个媳妇的德性自个不清楚吗?有好东西往外拿的吗?这会子又是打人,又是要银子的,这事,这事根本就不算事儿。哪里好意思找人要银子,说出去村里人得笑话死了。白老头朝白老太看去,憨厚的脸上略带一丝讨好,“我说老太婆,就算了罢,就当咱们做好事。这菩萨必定会保佑咱们儿子将来能寻户好人家,不必像这一世受苦了。看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,你就全当行善吧,别再闹了!”

    白老头刚说完,白老太立马狠狠的瞪了白老爹一眼,一脸的鄙夷,拿手指着白老头就骂:“你个老头子,猪油蒙心了不成,帮着外人说话,你是不是存心想气死我。咱们儿子死的这么惨,怎么能这么轻易了事,必定得讨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白家老大媳妇不好意思说公公的不是,可是却很认同婆婆,怎么着也不能这么轻易了事。看这小乞丐的样子,不要出点好处来,真是亏大了。

    白老头让白老太这么一骂,本来低着的头,更加低了,干笑着又继续坐在一边的石头上抽水烟了。秋宁这下会明白了,说白了,这老太婆就是想讹诈自己银子罢了,没想到古代的治安这么不好,古人的道德如此低下。算了,谁让自己倒霉穿成乞丐呢?只能认命了,不然还能如何。不过呢?想把她儿子的死也算到自己头上,就真没门了。秋宁在商场上这么多年,打败了无数的对手,算计了无数的人。面对这个不讲理的古代老太婆,秋宁怎么可能手软呢?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